1. 玩彩|與曆史對話

      {當天數據啊in}
      cover
      據聞,有一次宋太宗飲酒的時候,有兩個臣子侍奉酒宴,但他們卻喝得大醉,互相爭吵不休,失去了臣下的禮節

      輕輕一陣風,喚醒沉睡了千年的軀體;輕輕一陣風,拂去曆史神秘的面紗。站在時間的肩膀上,玩彩與曆史對話。
      與曆史對話,想寫詩。一紙鋪開春秋戰國的千軍萬馬,一筆浸染秦皇漢武的烏發濃眉。想繼續屈原“路慢慢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美好理想;想實現“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的偉大抱負;體會“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的憤慨與無奈,感受“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豪邁與淒涼;刻畫大元帝國的铮铮鐵騎、成吉思汗手中那把拉滿弦的如月彎弓。
      我還要用詩句來形容拿破侖的威武、大衛的彪悍,贊美爲解放黑奴獻身的林肯……
      與曆史對話,想唱歌。應和著余伯牙和鍾子期那曲《高山流水》的袅袅余音,歌頌孟母夜半穿針以縫遊子身上衣的母愛,詠唱管鮑之交的深情厚誼,輕吟司馬相如對卓文君的纏綿思語……親情至善,懷念那陽光般的溫暖;友情至真,珍藏那千金難買的忠誠;愛情至美,用心品味那分甘甜,細心呵護那分溫存。
      爲科學殷勤奉獻一生的愛因斯坦,淡薄名利的居裏夫人,愛無國界的白衣天使南丁格爾,以及在波蘭華沙猶太人死難者紀念碑前下跪的德國總理勃蘭特……他們也是我歌唱的對象,也讓我深感驕傲。
      與曆史對話,想喝酒。與陶淵明同醉于一處籬落,賞玩“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情致,或悄然入夢去尋找沒有世俗紛擾的桃花源,繼續一段缥缈又美妙的經曆;與範仲淹同醉于嶽陽樓,把酒臨風,領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偉岸傲然,爾後敞襟大笑;與李白同醉于太湖之上,杯中酒太白,舷外水也清,卻又怕“借酒銷愁愁更愁”……東坡有雲,“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唯願那千回百轉的愁緒化爲一縷清風,飄去瑤台;化爲滔滔江水,奔流入海。
      而與顧城同醉,學會的是另一種信念,“黑夜給了我一雙黑色的眼睛,我卻要用它尋找光明。”
      與曆史對話,想奔跑。沿著長城從嘉峪關向山海關狂奔,跑過“秦時明月漢時關”,跑盡“八千裏路雲和月”,懷揣我國勞動古代勞動人民的勤勞與智慧,踏一路星辰,灑一路汗水,從上古跑到今天;沿著京杭運河從古時余杭向今朝北京狂奔,帶著曆史的滄桑,踩著曆史的腳印,一路向北;沿著奧林匹斯山鬥折的山路從宙斯的神宇向希臘體育廣場狂奔,高舉希望的聖火;沿著底格裏斯河綿延的流徑從巴比倫文化向世界文化殿堂的大門狂奔,追逐文明的腳步。
      ……
      與曆史對話,方知人類文明史的源遠流長;
      與曆史對話,方悟生命的長度有限,而寬度無限;
      與曆史對話,放感我們中華兒女任重道遠。須以史爲鏡,把我們偉大的祖國建設的更加繁榮富強。
      二月的春風,撫摸歲月的額頭;二月的春風,譜寫曆史的篇章。
      站在時代的腳尖上,我與曆史對話,我與未來牽手。 

      雨下了一天,心緒低落,打開空間想散散心,可卻都是些悲傷的讓人心碎的文字.有時我常想,每個人都是犯了錯而被貶下界的天使或者惡魔,一生的磨砺是爲了贖罪,直到救世主出現的那一天,可是誰又是誰的救世主?
      每一天,都是一個思緒的輪回,白駒過隙,我都數不清被輪了多少個來回。如窗外又一次落英缤紛,也終究換不回昔日賞花人的心扉。人生彈指一瞬間,風花雪月幾清閑,可我們通常是在輪回中進一步墮落,推動著事物的發展,縱使有人不願,也被龐大的人流攜卷著走了。就這樣來去匆匆,連片雲彩都沒帶走。
      半空中浮著一圈圈黑色的絲線,一直連到了山的另一邊。雨轟然落下,綴連著的雨鏈,將天地劃分成無數個獨立而又互依的小空間。我站在雨裏,一動不動,任憑雨滴,與我在這紅塵裏重逢,似乎是想要洗去一層層厚重的妝痕,因爲人生很多時候像一場化妝舞會,撕去一層面具,又剩下一層虛僞。我不否認我的複雜,但我真的排斥這種累人的行爲。雨忽的停了,吝啬的說走就走。我還是必須帶好面具,好更好的融入這個社會。
      如天邊彌留的最後一朵烏雲,地平線上浮現出一個斑駁的車影。像是一個垂暮的老人,搖搖晃晃的朝我走來,上車,落座。撫著椅背,一句:“好久不見。”已是末班車。車上就我和司機兩人,沉悶的空氣似乎扼住了人的喉嚨,寂靜無聲。我望向窗外的風景,一切猶如逝去的人生,回眸見之很近,觸之卻很遠。最終掩蓋在地平線下,沉澱在記憶中,化作一灘細沙,風過,了然無痕。
      人總是兩面的,像電影中的朝霞夕陽。其實都是在早上,主角順著走時是真正的旭日東升,倒著走再膠卷逆放,便成了落日西沉。如少年生機勃勃的青春。有時我也有這虛假的傷感,無病呻吟。在人生這部劇中,或許我清楚是虛假,又或許我身在局中,蒙在鼓裏。總之一句話,做好自己,雖然有時也許並不願意。
      嘎啦一聲,車到站了,我無意識的下了車。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才清醒過來,靠,怎麽就到了終點站了,我家明明在起點附近,就像我一少年,被瞬間扯成老人了。看著荒無人煙的路面,只有路燈昏黃的影子。我只好徒步行走,開始追回青蔥歲月的旅程。
      其實在我跑了幾裏後,路上已有車了,可把路程當做青春的話,我現在打車,豈不是花錢買回的青春?是以,我堅持走完剩下的路。可後來,終于,我跑到了分思秒想的起點站。我卻傻眼了,因爲我根本就搭錯了線路。
      無語問蒼天,誰是誰的救世主,我已不再考慮,因爲就算有,救世主也是個頑皮的小孩,連自己都照顧不過來。人也只能靠自己,走完漫長而又短暫的人生路。
      後記:每次我都不想傷感,可這時候一到便抑制不住,分班了,又是一次別離,人生的月台上總是習慣了上演這類的戲,盡管已不新鮮,玩彩依舊看的淚流滿面。 

      這兩個故事告訴我們:做人要懂得寬容,人與人間要如此,在國際社會中更要如此
      【鄭重聲明】玩彩|與曆史對話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爲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 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負責; 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謝謝!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