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風筝,也封起起風的春天。

天是那麽的藍,似最純淨的藍寶石,樹是那麽的綠,透著一股蓬勃的生機,空氣是多麽的新鮮,讓人心曠神怡,一切充滿了安詳與美好。可,轟隆隆的馬達聲打破了這一切。“嘭”,又一顆樹緩緩倒下,碎了一地的陽光。空曠的地上,已躺下幾百棵這樣的大樹,許多人忙碌在其間,另一些人在將樹上的分枝一點一點砍掉,留下光禿禿的樹幹。伐木工人在向森林中心緩緩推進。鳥兒們驚慌地飛向空中,發出陣陣哀鳴,野獸們倉皇地往森林外圍竄去,可他們能去哪呢?

冰花——嚴冬

兒時的風筝,總讓人欣喜。找幾根竹簽、幾張報紙、一團線。用竹簽做個“十”字或“士”字,把報紙剪成喜歡的形狀,用糨糊粘好,然後栓上線,最後再把報紙剪成條狀,爲風筝安上長長的尾巴。不管是魚、燕還是胡亂剪出來的新奇形狀。仿佛沒有這長尾巴就不能高飛。不管風有多大,總是迫不及待的沖出去想看看自己的風筝能飛多高。在無風的陽光下奔跑。即使只高過頭頂,也不住大笑。也會遇到能吹起沙子的大風天氣,不顧大人的勸告,看著風筝伴著大風轉眼間飛起。高呼著卻發現風筝已經不受控制,獨自飛走了。又孩子氣的哭著回家。一個風筝,整個春天的快樂。

放下水槍,封起滿是童年的夏天。

埋下糖果盒,封印這個黃葉的季節。

糖果盒——金秋

的小城最舒適的季節。雖然有些幹燥,卻不再有春天的大風、夏天的酷熱。在仍有些綠意的樹林下靜靜的坐著,同學們曾經的歌聲仍在片片落葉間回蕩。曾經的一切都湧上心頭無憂的小學,精彩的初中。陪好玩的頁遊走過如此漫長的一個個春秋冬夏。摘下還未邊黃的葉子,一群小孩子驚叫著比著誰的葉子更奇特,然後小心翼翼的夾在書裏生怕將這樣好的標本遺失。踩著地上枯黃的葉子,單腳在上面跳著,說笑著。。不時還會聽到歡快的歌聲。長大的少年們用心編織著不變的友誼一個人坐在樹下,拾起地上零落的黃葉。獨自回想那些秋日裏的記憶。秋,的確是個回憶的季節。掃起落葉,找個糖果盒,裝滿秋的回憶。

太陽依舊東升西落,它們還沒能碰到陽光。還要長,還要再長。電來了,劃出讓人心驚的光芒,但它們依舊在長;雷來了,發出令人恐懼的吼聲,但它們依舊在長。

又是炎炎夏日,陽光照舊肆無忌憚的灼著人們。周圍的同學一個勁兒的往肚子裏灌冰水。肚子裏裝滿了水,一陣涼意。身上卻還是止不住燥熱侵襲。不知是誰買了幾把水槍,趁著下課,來一場水仗。一夥人立刻全身清涼。用手拍拍濕透的衣服,一陣涼意更是傳遍全身。連沒能參加進來的同學也少了幾分燥熱。可卻被老師捉住要求寫檢查。還口口聲聲說著我們在玩小孩子的遊戲。看來,好玩的頁遊們真的長大了。再不能稱自己做小孩子,不能再任性、撒嬌、淘氣。不能打水仗、玩泥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