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一道風幹了的憂傷。
  ——題記
  秋漸至,西風驟緊。
  幾陣涼風,便將夏吹去,將秋挂滿枝頭。自古以來,秋似乎離不開悲風。離騷有“袅袅兮秋風”;漢辭有“秋風起兮白雲飛”;唐詩有“秋風掃高木”;元曲有“西風緊,北雁南飛”。秋,這個曾被悲慨了幾千年了的意象,不禁與那蕭瑟的風。淒寒的景連在一起,愁了多少代人!
  秋至,心便隨著落葉落了,伴秋風秋了。今年的初秋,幾陣寒風肆無忌憚地刮著,一夜間,葉落無數~~清晨在等公交車時,昏黃的路燈照在梧桐上,灑下了一片斑駁的影,梧桐便伴著浮動的樹影飄落,疲倦的飄落。風又起,仔細體味著今天的風與昨天有何不同,它真有秋的味道嗎?其實,也只不過多了幾片黃葉飄落,這時公交車也似乎不願驚擾這滿街的金黃而遲遲不來。恒豐娛樂便彎腰小心地撿起一片落葉,放在鼻邊,嗅嗅秋的味道,不禁聞到了幾絲秋澀,幾許秋愁。
  那風。那葉將我的思緒帶回了初三那年的秋,放學後,與友步于小路上,那路上有高高的石階。潺潺的流水。澀澀的落葉。我與友便同拾起一片最美的落葉,將它重新挂在枝頭,象征著我倆的友誼永不凋落。從那以後,那石階。流水。落葉甚至不息的秋風都見證著我倆的情誼。其實我倆都知道,那落葉終究是要再次落下,畢竟是要落了,經不起秋風的凜冽,但它的外表乃至每一條葉紋都保留著最原初的信息——它曾經屬于那棵樹。縱然落了,土壤也會留下它的氣息。
  眼前的這片落葉應該是心中的那片落葉吧。如舊的葉。如舊的味。如舊的風。如舊的秋,只是人散了。
  此時,眼眶不禁濕潤了,鼻子酸酸的,也許這就是秋的味道吧,澀澀的。
  風更緊了,無休止的肆虐著滿街的梧桐,似乎要把它刮盡。但我知道,梧桐落盡,也落不盡悲情。
  終于,公交車頂著秋風來了,我小心地移著腳步,生怕踩碎了往事的記憶。車內,暖暖的,凝視著窗外,朦朦胧胧,不知是淚光還是水汽。
  但願後年的秋不再如斯吧!

雨,如此般纏繞在我的周圍,呼吸著泥土的芬芳,漫步在這田園路邊,享受著這雨帶給我的足足惬意。細雨蒙蒙下,一切都顯得如此安詳與平靜。
我漫步在雨中,感受著那絲絲細雨帶來的清涼和舒暢,內心感到無比惬意,我伸出手掌,等待著細雨的眷顧,輕輕地握緊拳頭,它侵入我的血液,讓我隨著這雨飄遊,擡頭向遠處看去,蒙蒙細雨侵染了大地的萋萋芳草,仰起頭然後孩子般地張開嘴,讓雨水盡情降落在我的臉上,時不時地還飄起嘴裏幾滴,雨水順著臉頰向下滑落,“定居”在了我的衣襟上,一切都顯得那麽靜谧。記得有一句詩“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真是一點也不錯,路旁已被細雨滋潤過的花朵又開始躍躍欲試,爭先恐後地在這雨水中競相開放,嬌豔欲滴的花瓣令趕路的人也情不自禁地感歎著它的美。細雨滑落在樹葉上,再順著葉子的條紋向下灑落,一切都在那樣自然地美,但卻令我如癡如醉,久久不願離去。
千萬條雨絲,蕩漾在半空中,如秘密漫漫的輕紗,它很綿很細,就如同春天漂浮的柳絮,撲撲地灑落在大地上,橫的,豎的,斜的,密密麻麻,像斷了線的珠子,冷眼吹過,細細的雨絲傾向別處,它們扭曲著身子斜斜地飄落在地上,我站在中央,就如無數蠶娘吐出的銀絲纏繞著我,我閉上眼睛,靜靜地接受著這細雨的洗禮。
雨絲穿過我的手背直至指縫,感受猶如細小的沙粒滑過,但卻比沙粒更加柔軟,像牛毛像花針密密地針織著,行走在冷風斜雨中,冰涼的雨絲傾斜而下,細細的如一根根銀針從天而降,輕輕地像一片片雪融從高空飄落。望著眼前能帶給我如此多美好想象的細雨,一種飄飄然的感覺自上而下逐漸的撥動著我的心弦,這是大自然的傑作,它總是能在不經意間給予人們夢幻般的視覺與觸感,令人深陷其中,如不慎跌入沼澤般,越是掙紮就越令人無法自拔,但不同于沼澤的萬分痛苦,細雨蒙蒙下是那樣美好才令人深陷其中的。
雨,依然如此般纏繞在我的周圍,依然帶給恒豐娛樂十足的惬意,當它打濕人們的衣裳,看不清他們的形狀的人們卻無處尋覓它們,細雨蒙蒙下,令人不禁感歎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