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dtlhwu"><del id="dtlhwu"><dd id="dtlhwu"></dd><blockquote id="dtlhwu"></blockquote><dl id="dtlhwu"></dl><th id="dtlhwu"></th><strike id="dtlhwu"></strike></del><fieldset id="dtlhwu"><code id="dtlhwu"></code><form id="dtlhwu"></form><button id="dtlhwu"></button><dir id="dtlhwu"></dir></fieldset><abbr id="dtlhwu"><noframes id="dtlhwu">
      <sup id="dtlhwu"></sup>
                1. 網上聊天室,熱愛誕下創造的嬰孩

                  {當天數據啊in}
                  cover
                  當時,他剛剛打輸了一場官司,委托人也因此而自殺了

                    紀德有言:“網上聊天室爲美好的事物消耗著自己的感情,它們的光輝來自于我不斷地燃燒,但這是一種美妙的消耗。”這美妙的事物,便是我們創造的事業,這消耗便是我們的熱愛。

                    若不是有了那些關于水稻的夢,若不是有了那種投入其中的熱愛,袁隆平何以從田間完成偉大的創造?何以用枯瘦的雙肩擔起全球的飽食之憂?他因胸懷天下蒼生而熱愛他的事業,他因熱愛而誕生創造的嬰孩。

                    聖埃克蘇佩裏曾言:“創造,是以有限的生命去交換無限的事物。”一個熱愛創造的人,往往是因爲他執著追求于某種恒久的價值。這價值,在袁隆平心中便是天下人皆飽,在愛因斯坦那裏便是“科學的美感”,在喬治奧威爾那裏便是揭破一切的謊言。梭羅在《瓦爾登湖》中曾有講述這樣的寓言:“一個工匠想做一柄最完美的權杖,于是他日夜不息,任時空流轉百年,最終那權杖,成了梵天世界最美的作品。”梭羅在這裏暗示我們:一旦我們認定了某種創造有值得我們付出一切的價值,我們就應完全投入其中,熱愛並堅定地追求。回望曆史長河,又有哪一個偉大成就不是源于創作者的愛?貝多芬《命運交響曲》洶湧而來,凡高的火焰色向日葵,乃至牛頓的三大定律,又有哪一個不是飽含著創作者澎湃的激情,穿越千古破空而來?

                    我已無法曆數古今中外多少因熱愛而造就的偉大創造,可這種繁盛,恰與當下創造之光的暗淡形成觸目驚心的反差。我們有袁隆平,有王選,有錢學森,可這些科學巨匠已垂垂老矣,而後起之秀乏善可陳,爲何?我想正是因爲當下已絕少對科學本身有著癡愛的年輕人,我們有的,只是一群又一群爲了名利,爲了一紙證書而在實驗室裏苦幹的學生,他們一旦獲得了所求的名利,便裹足不前,再不願在黑暗中前行。同樣,在文學領域,如今又有幾人能如桑塔格一般從容說到:“我寫作不是因爲那裏有讀者,而是因爲那裏存在著文學”?一個一個作秀者,只看見紅地毯和金錢,作者比作品更有名的情況比比皆是。在看似繁盛的文學世界裏,我們只見得浮光掠影般的“商品文學”,吾不見哪怕只是一個有著創造之光的作品。科學,文學,乃至其他種種事業,我們早已丟失了一往無前的熱忱。于是創造的嬰孩夭折于腹中,豈不痛哉!

                    幸而我們還有幸存者明了這個道理,“成敗得失,悲歡沉浮,在死亡面前終將逝去,我們看見的是那些恒久不變的東西。”喬布斯,主宰IT行業的先驅者曾如是說道。是的,那些恒久的事物,人類的普適價值,抑或是科學藝術的真、善、美,才是創造的起源與歸宿。當我們受困于一時得失,不思是否前進時,但想一想那些因熱忱而永葆鮮活的靈魂,默念這句話“熱愛誕下創造的嬰孩”。

                    惟有此,我們才能以自己的創造,超越那有限而平庸的生命。   

                  讀罷“船主與漆工”,深深地觸動起我埋藏已久的心扉。

                    其實,我們不需要什麽大道理,也不需要宏言闊論,只要我們用心地對待身邊每一個人,每一件事,多一份寬容,多一些微笑,每一次小小的舉手之勞,就能換來知恩圖報的良性循環!

                    某一天炎熱的周未下午,閑來無事,我與幾個朋友開車在街道上遊蕩。在某條街道,我下車買幾瓶礦泉水,掏錢時,一張50元的紙幣不小心掉了下來,不遠處的朋友大聲地提醒我,而我沒意識地神態也誤導了他,但事實上我並不知道他在叫什麽。

                    當我回來時,朋友又提起,我才發現,掉在地上的錢已經不見了。

                    當時除了一個年青人蹲在我的旁邊外,沒有其它人,一絲風也沒有,肯定是他拾了。問他,可他極力否認。朋友氣不過,下車與他理論,可是此人卻一聲不吭。惹得朋友特別生氣,竟然出手把那年青人摔倒在地。

                    看到那年青人如此無賴,我也非常生氣,錢雖不多,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可是非常奇怪的是,那年青人沒有做任何反抗,雖然滿嘴都是沙土。不過,我還是感覺得到他非常心虛與害怕,眼裏竟然還流出幾滴眼淚……

                    我仔細地看了看,此年青人身材比較高,面相很善,只是體質非常虛弱,臉色青白,明顯的營養不足。可是,可是他爲什麽哭呢?男人流血不流淚啊!

                    于心不忍,我上去扶起那年青人,我沒有對他說什麽。但他卻好象有話一樣,可欲言又止。要走時,我莫名其妙地把我一張名片遞給他,說:這是我的名片,希望你有什麽事打電話給我。

                    或許我想印證什麽吧?

                    他低著頭,默默地接過我的名片,然後非常小心地放進口袋裏。

                    算算,此事也已經過去小半年了。

                    當他給我打電話時,直到他不好意思的提醒,許久,我才慢慢憶起。在電話裏,他非常坦誠,他說那50元確實是他拿的,可是在那之前的幾天裏,他已經沒有正常地吃過一頓飯了,爲了生存,他甚至去撿垃圾,還動過搶劫的念頭。但是我無心的寬容,卻給他向善的觸動。雖然現在他已經找到了工作,所掙的錢也僅僅夠生活而已,但他也是盡自己的能力去幫助身邊需要幫助的人,可是那50元卻時刻折磨著他。

                    他最後說:現在講出來,心情好多了,希望你能原諒我的一時貪心,如果你有時間,我想當面向你賠禮道歉,把錢還給你。另外,如果你需要我做些雜活,也請盡量吩咐???

                    呵呵,雖然我的歲數也不大,所考慮的問題與所做過的事也有許多不成熟和不盡人意的地方,可是那次我無心的寬容,卻能給一個未曾謀面的陌生人一點丁的感動與教育,卻是令我萬萬想不到的。

                    這就好象“船主與漆工”的故事一樣,網上聊天室其實就是那個漆工,充其量也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但那個年青人雖然現在還一事無成,也無力回報,但他如船主那般知恩圖報的品質,卻令人動容。 

                  <br>  現實就是我們怎樣看待它
                  【鄭重聲明】網上聊天室,熱愛誕下創造的嬰孩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爲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 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負責; 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謝謝!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